????“那好,成交。”田中伸出了手。

????“其实我很佩服你,”耿朝忠伸出手和田中握了一下,“这么久了,你还是第一个瞒过我眼睛的人。”

????“我也很佩服你,”田中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“这么久了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凭一个人就能把特高课搅得天翻地覆的。”

????“哈哈!”耿朝忠笑了,“其实我挺好奇的,我听说,你们日共都是高材生,绝大部分都在高层工作,怎么就你跑到了陆军当小兵?”

????“不,我们日共来自日本的各个阶层,当然,早期的创始人绝大部分都是京都帝国大学的教授,这点和你们是一样的。”田中摇头道。

????“哦。”耿朝忠点了点头。

????其实,日共成立的时间不比红党晚多少,红党21年,日共22年,两个党派成立时间可以说是前脚赶后脚。更不用说,‘南陈北李’中的李,就是在日本接触的共产主义。

????“外面怎么有枪响?”田中突然侧起了耳朵。

????“那是我的人,特高课在各个要道埋伏了人手,我需要把他们引开。”耿朝忠解释道。

????“嗯,”田中点了点头,低头思索了片刻,问道:“如果我和渡边回特高课,那就需要一个非常好的解释,否则,我们俩即使回去也不会有好结果。”

????“这正是我们要商量的,不过说不定还要加一个人。”耿朝忠说道。

????“那个警察?”田中很快明白了过来。

????“不错,如果只是你一个人活了下来,那就很可疑,但如果渡边也活了下来,你们两个人就可以互相证明,但这点也不是最保险,再加上一个罗永乾,那就万无一失了。”耿朝忠胸有陈竹的说道。

????“你们两个,进来!”说完,耿朝忠朝外面打了声招呼。

????不一会儿,云蔚和罗永乾走了进来。

????“两位,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”耿朝忠指着田中,“这是我们特务处埋伏在特高课的另一个内线,田中先生,以后,大家就是一家人了!”

????云蔚和罗永乾瞪大了眼睛。

????今天晚上,出乎意料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先是云蔚变成了中国人,接着罗永乾也变成了特务处的,现在,这个身材矮小的日本人,竟然也成了六哥的内线!

????“别发呆,”耿朝忠瞪了两人一眼,“这回武藤失踪,你们三个需要商量一个合适的理由,否则回了特高课以后无法交代,具体怎么编,大家集思广益商量一下。”

????“我先说几句。”田中开了口,中文竟然比之前要流利很多,看来,他以前那结结巴巴的日式中文也是假装的。

????“武藤来燕大警所的知情者几乎都死了,不过还有一个漏网之鱼,就是武藤的司机中野,不过他把武藤送到后就回去了,以后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,所以我们只要瞒过他,这件事就不是问题。”田中目光闪烁,显然心中早有定计。

????云蔚和罗永乾都点了点头,田中是跟随武藤一起来的燕大,这件事他最有发言权。

????“具体情况是这样,”田中继续说道,“武藤来到警所后,罗所长报告,发现了王天木的踪迹,然后武藤大佐命令渡边君外出追击,而我和武藤大佐守在派出所等候,哪知道,罗所长心怀鬼胎,暗地里下毒毒害了武藤大佐和数名宪兵,我因为在门口执勤,这才幸免于难,我发现情况后,开始追击罗所长,这才逃过一劫。”

????“意思是,武藤死的时候,我和田中先生都不在现场?”云蔚眨了眨眼睛。

????“我是叛徒?”罗永乾也眨了眨眼睛。

????“不错,整件事情里,如果没有叛徒,想要在宪兵荷枪实弹的保卫下杀死武藤几乎不可能,所以这个叛徒必须存在,我和渡边都是日本人,我们的怀疑应该是最小的,把叛徒的身份安在罗所长身上,是最保险的说法。更何况,罗所长之前还曾将所有警察遣散出去,这点本身就很惹人怀疑。”田中回答道。

????耿朝忠,云蔚,罗永乾三人对视了一眼,不由得都微微颔首。

????这田中思维极为敏捷,这么短的时间里,竟然能把每个人的情况,所有细节都梳理的一清二楚,想出这么一个完全合理的解释,实在是个人才!

????“有道理,”耿朝忠插口,“那么,罗所长明天露一下面,然后逃跑,应该更能坐实这个情况。”

????“不错,”田中点了点头,以前脸上那种憨直的神态一扫而空,“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,这场大火到底是谁放的?”

????“这个简单,”云蔚开口了,“既然罗所长和王天木有勾结,那么武藤来警所的情况一定已经落在了王天木的眼里,他派人放火应该就是最合理的解释。”

????“不错,王天木和武藤仇深似海,他派人放火烧尸毫不奇怪,推给王天木是个好办法。”耿朝忠点头道。

????“不过,”耿朝忠话锋一转,“武藤死的时候,田中你是在现场的,所有人都死了,只有你逃过一劫,这点,恐怕很难解释。”

????“不,留人警戒是常态,我作为武藤的贴身护卫,在外面警戒是应该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