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西边没有密集的云层了,说明影响三河流域的巨大云团已经在加速向东移动,主要是超强台风马莉的影响,南下冷空气团往东走,呈现出暴雨自西往东移动,一直到减弱才会罢休。

????对李战来说没了云层遮挡,能见度会大好。可是,太阳马上要落下了。西边有许多高峰,太阳会更早的消失在视线当中。

????他得抓紧时间,如果要执行第二次轰炸任务的话。

????身后传来剧烈的爆炸声,李战爬升转弯扭头看下去,浓浓的烟尘和水雾腾空而起,已经有了战争的味道。

????他有些迫不及待,平飞下高度,掠飞,瞪大了眼睛看向弹着点。航弹的散步无可挑剔,基本上集中在了他希望击中的区域。他的俯冲动作释放时机和脱离时机以及动作,都堪称典范,教科书理论也不过如此了。

????然而,目标山体纹丝不动,李战清楚地看到,周遭塌了许多的那堵山体依然顽强地立着,咬着牙把一号湖庞大的蓄水给牢牢挡住。

????李战痛苦地闭了闭眼,紧接着猛地睁开射出精光,一边拉起爬高一边发狠道,“塔台,我要进行第二次轰炸,请地面做好准备,我现在返航,完毕!”

????方成河听出了李战语气中蕴含着的极大愤怒,他心里微微谈了口气,道,“幺洞幺,调整好心态,你已经做得足够好的了,不要因一时之失感到失落,同意进行第二次轰炸,地面一切准备就绪,返航吧,完毕。”

????他只当李战的第二次攻击没打在点上,所以失败了。

????于成林和张威对视一眼,也叹气摇头满满都是失望之感。能一次解决问题当然是比进行两次要好,况且现在的天气依然不稳定,又是太阳快下山的当口,一旦天黑了,就算是神开飞机也没有用。

????不过他们倒没有责怪李战的意思,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也不一定比李战做得更好。方成林也是同样的想法,不管结果如何,李战在当前的情况下起飞执行任务,已经是最大的成功。

????他们根本不知道李战进行了堪称完美的攻击,奈何山体太硬!

????李战没有在意塔台的误会,上了八千高度后,果断开了加力,油门杆到底,狂飙返航。他要和太阳赛跑,要敢在太阳下山之前完成第二次轰炸,哪里有闲心去猜测别人的看法!

????歼-8fr终究逃不过被开加力飙超音速的命运。

????两台涡喷发动机喷射出橘红色的尾焰,突破了音障之后,机身开始持续颤抖,速度在不断加大。座舱里的飞行员疯了,他发狠了,势必要和命运战斗到底。之前开“空中重卡”的憋屈感也产生了影响,让李战非得狠狠地飙一把超音速才觉过瘾,才觉得酣畅淋漓!

????距离二十公里,李战关闭加力开始小角度俯冲,战机的空速依然维持在一点八马赫的水准。机身颤抖的幅度让李战有种战机下一秒钟会空中解体的预感。但他不在乎了,中下游流域上千万条人命等着他去救,区区空中解体又算得了什么?

????再说,这不是还没解体呢么!

????“塔台,我直接落了,十五号跑道,完毕。”李战不像是请示,更像是通报。

????方成河知道李战的心情不好,马上看了看相关数据,跑道没有问题,便马上回答,“可以,十五号跑道,地面风……”

????“塔台,我准备降落了,保障车辆到跑道头等我,我不下飞机。”李战打断方成河的话。

????“好,好吧,明白。”方成河只能捏着鼻子答应。

????101号歼-8fr就像是远处发射过来的炮弹一样走着抛物线砸向了跑道,大家竟然发现落地速度有四百多!战机的起落架轮胎贴着跑道面向前滑行,大家能看得出来,战机只有一部分重量落地,另一部分重量依然在空中,靠推力维持着。

????各型保障车辆向跑道尽头狂奔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迫降呢。

????但是也没错,这就是紧急降落。

????李战放出了双减速伞,然后才让战机的全部重量向下,起落架的轮胎这才算是真正的成为了承载全部战机重量的介质。

????战机呜呜呜地叫着狂奔向跑道尽头,在众人的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,稳稳的慢了下来,距离跑道边缘不过数十米。随即,战机一个干脆利落的掉头,机头与跑道同向,俨然是一副随时准备起飞的态势!

????“这小子的脾气也太暴躁了!”方成河哭笑不得。

????于成林无奈摇头,“要不怎么说是南海疯狗,天上地下完全两个人。”

????轻叹口气,张威说,“他太要强了,又是一路顺顺当当的过来,那么多险情,他都成功地处置了,都快成教范了。这一下子遇到点挫折,心态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。”

????如果李战听见这话,一定会骂回去:你才心理变态。

????方成河沉声说,“现在不要妄下定论,等飞参出来了什么都清楚了。”

????能干到师政治委员这个级别的都不是一般人,说话永远不会说满,永远不会在结果出来之前作出明确的表态,甚至结果出来了也不会有明确表态。飞参是肯定要要读的,每一次飞行回来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