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德鲁看着面前的辛凯酒店,问道:“人就在这里?”

????“是。”邵渊点头,“德鲁大人,据我们得到的消息,拿鼎的人,一个小时前进了这家酒店,一直都没出来,这是照片。”

????邵渊恭恭敬敬的将手机递给德鲁,手机上,正是安东阳的照片。

????德鲁挥了挥手,他身后四十米黑衣洋保镖走了上来。

????“看清这个人,进去给我把他带出来!”德鲁将手机扬起,待一众保镖看清安东阳的模样后,全都大步朝酒店门口走去。

????酒店门前,一名又一名地下一等势力的首脑正在排队进入,别说插队了,他们排在那里,每一个人与每一个人之间的间距,那都完全相同。

????德鲁二十名黑衣保镖大步走向酒店门口的一幕,被诸多地下一等势力的首脑看在眼里。

????“这是哪来的人?”

????“太不懂规矩了吧!”

????“何止是不懂规矩,简直是胆大包天!”

????一众地下势力首脑看到这一幕,都跟吃瓜群众一般,窃窃私语起来。

????纵观最近几十年,无论是王会召开地下世界大会,还是光明岛召开大会,没有任何一方势力,敢如此大摇大摆!

????二十名洋人保镖走到酒店门前,扫了一眼在酒店门口排队的众多地下势力首脑,随后神色嚣张的朝大门走进去。

????“站住!”一名身材瘦小的地狱行者挡在酒店门前,盯着这二十名保镖,开口道,“一群不懂规矩的东西,给我滚出去!”

????走在最前面的洋人保镖,低头看着面前这名身材瘦小的地狱行者,用一口别扭的炎夏语嗤笑道:“黄种猴子,你说什么?”

????“我说让你们滚出去!”

????“给我拿下他!”洋人保镖大吼一声,顿时走出两人,朝面前这名地狱行者动手,这样的一幕来的突然,可吓坏了周围那些正在排队的势力首脑。

????今天光明岛召集各大势力前来,有事宣布,可现在竟来一群人闹事,真要惹得光明岛不满,洒下怒火,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可能遭殃。

????身材瘦小的地狱行者看着面前的洋人大汉,面露不屑,正要出手时,就听一道声音从旁边响起。

????“好了,今天大家聚一聚,不开心的事能免则免!”

????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,酒店门外正在排队的各大势力首脑,身体下意识的一震,面露敬色。

????那名正欲动手的地狱行者,也是脑袋一低,退到一旁。

????萧阳负手从一旁走来,冲门前这些洋人保镖道:“我们炎夏有句老话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不愉快的事就不要发生了,有什么事,让你们大人进来说吧。”

????那几名保镖互相对视一眼,站在最后一人,扭头朝酒店外德鲁所在的地方小跑去。

????萧阳又看了眼正在门口排队的诸多地下势力首脑,出声道:“好了,大家也都不是第一次见了,我也不是什么老家伙,不用搞这些繁文缛节,都进来吧,这次叫大家来,就是宣布一件事,大伙该吃吃,该喝喝,不必太拘束,呵呵。”

????听到萧阳的话,门口诸多势力首脑,全都以炎夏的礼节,冲萧阳抱了抱拳,随后走进大厅,他们是不做登记手续了,可萧阳说的让他们该吃吃,该喝喝,却是一个都不敢,进了酒店,也都显得拘谨的很。

????“各位这边请。”几名年轻貌美的女性地狱行者走了上来,担当礼仪的角色,给各大首脑领路。

????面对这些秀色可餐的礼仪,各大势力首脑表现的非常客气,他们知道,这些漂亮的美人,可不止是身后站个光明岛,她们每一个人的实力,也都不容小觑。

????酒店外面,一名洋人保镖小跑到德鲁面前说了些什么,就见德鲁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双手背在身后,大步朝酒店大门口走来。

????当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,德鲁和其身旁的邵渊,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大厅的萧阳。

????在看到萧阳的一瞬间,邵渊脚步不自觉的一顿,眼中露出一抹惧怕的神色,那天在乌鲁市,自己被面前这人一招重伤的场面,还历历在目。

????“就是他?”德鲁看着酒店门内的萧阳,冲邵渊问道。

????“嗯。”邵渊咽了口唾液,用力点了点头,“他的实力非常强。”

????“呵,强?”德鲁一副不在乎的模样。

????萧阳看到酒店门外的邵渊,一点都不意外,就邵渊安排的那些人,自以为隐藏的不错,但早就被萧阳看的一清二楚,甚至邵渊手下那些人何时跟邵渊联系,萧阳都知道。

????且邵渊会来此的目的,萧阳不用想都知道,自己当时将克伸鼎掉包了,这么多天过去,邵渊怎么都能发现,也必然会联想到安东阳身上。

????一个二等地下势力,在萧阳眼里不算什么,但在这社会上,也有些能量,想查到安东阳的动向还是很轻松的,而自己上次教训过邵渊,他这次敢来,肯定是找了帮手。

????之前,萧阳一直想搞明白,到底是哪个地下势力,要找楼兰之下的秘密,当知道安东阳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下